在办公室干了女同事

制服诱惑 2019-08-19 01:15:55网络整理

在观看了各位的文章之后,我忍不住也想试一试。特别是,一想到还可以认识很多女士就非常的兴奋。因为,我并不擅长写作,所以只能记述一下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也可以叫艳遇吧。

那是在我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,可能是机缘巧合,也可能是领导的故意试探。竟让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去组织一次大型活动。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次好好表现的机会,那几天只觉得自己脚下生风,上窜下跳,凭着自己在上学时学生会的一点工作经验,在加上12分的热情,总算是圆满完成任务。但因为心情激动,情绪亢奋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累。故事就在这时发生了。

那天晚上,收尾工作完成后。我坐在椅子上,点燃一只烟(这时候无论如何是男人都应该抽一只的)。深深地把烟雾吸入肺部,因为我很少抽烟,所以尼古丁刺激的我的太阳穴“突突”的跳动着。脑海中仍然浮现着白天的情景。同事们不知何时都已经离开,除了剩下一个女同事。她和我隔着办公桌,也静静地坐着。四周一片宁静。

“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喜欢讲黄色笑话的小毛孩子呢。”她突然说话,把我拉回了现实之中。“没想到,工作起来还挺是一回事的。”“是吗?呵呵!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傻笑一下,抠了抠后脑勺。然后就和她聊了起来。因为,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别的什幺,所以和她聊了什幺也不记得了。只知道,最后我说:“天晚了,我送你去车站吧。”她低着头,什幺也没说,轻轻地拿起她的包,和我一起走了出去。车站离我们的办公室不到五十米。刚到那儿,她突然说想会办公室打个电话。而我因为很兴奋,也不想马上回家,就陪她回办公室。

在办公室里,我仍然在回想白天的情景,并想着如何总结。但因为刚才的失态,已不那幺专注了。她拨了几次号码,好像都没接通,所以只是低着头,拨着键盘。突然,她说话了。“好热啊!我的脸在发烧。”说完,甩了甩头发,看着我。我当时就奇怪,因为到过武汉的人都知道,武汉的气候很特殊,夏天奇热,冬天贼冷。而我因为刚抽了烟,所以手脚冰凉。

于是,我说:“不会吧?又没开空调,我可是手脚冰凉。”过了一会,我又说“干脆,用我的手给你的脸降温吧?”说完就傻笑。“好哇。”说完就看着我。这其实和我们常开的玩笑没多大不同。不同的是她的神态,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,只静静地。眼神中带着挑衅。

我楞住了,在我20多年的人生中,从未遇到过这种事。但只一刹,我对自己说“是男人就上!”于是,我换了一幅嬉皮相,“那,我就来啦。”一步步绕过桌子,向她走去。可是心里仍在打鼓,如果她只是开玩笑,我丢人可丢大了。她仍那样看着我,眼神中多了几分期待(也许只是我希望能多几分期待)。反正我心里开始发毛。到了她面前,我看着她。她比我大四岁,看着就知道很风骚。不是前卫,但风骚。她个子在女人中是比较大的,很丰满。

那天,她穿的是大衣,而且没有收腰,上窄下宽像个麻袋,都遮不住她的身材。前面凸,后面翘。这时她低下了头,我马上伸出手,捧住她的脸。一股暖流,从我冰凉的十指传入我心中。在尼古丁作用下收缩的毛细血管“豁”的全部打开,我的脸哄地一下,也发起烧来。仿佛我触摸到的,不是温暖的皮肤,而是炽热的火焰;我血管中流淌的,不是鲜血,而是瓦斯。

这被点燃的瓦斯的火焰,不仅烧红了我的脸,也吞噬了我的理智。本来轻轻地捧着她地脸的双手,一下子狂暴起来。右手卡着她的下颌,左手揽着她的腰。把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。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腰可真柔软哪!难怪她走路的时候,屁股会以那样高度复杂的轨迹运动。

这更加刺激了我,我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,用尽全身的力气,仿佛要把她的纤腰折断。甚至把她的双脚都提离了地面。仿佛幸福在那一天,都降临在了我的身上。我的嘴刚触及她的嘴唇,她就猛地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伸得长长地在我嘴里搅动。当时把我吓了一跳,可这样就更加点燃了我的欲火。我的舌头也积极地回应她。两条舌头在互相冲刺,撞击,缠绕。

我这时才明白女人有多大的不同,有的女人会在你本已熊熊燃烧的大火中,泼上汽油,让你燃烧的更加猛烈。使你心甘情愿的被这大火燃烧,哪怕烧成灰,只剩下一缕烟也无怨无悔。而有的女人则扭扭捏捏哼哼唧唧推三阻四的让你心烦意乱,最后还怪你不够热情。

想到这里我更加觉得兴奋,舌头也搅动地更加起劲了。当时的情景完全可以套用张曼玉在《新龙门客栈》中的一句台词来形容,就是“我们两人流出来的口水都可以用来解渴。”这时我突然想起,因为接吻接得太专注,所以手部完全停了下来。不想还好,一想手就痒了,于是我向她的胸部抓去,又让我吃了一惊。不在于她的胸部很大,而是很有弹性。

Copyright ©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