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容师和我

其他 2019-06-14 09:18:45网络整理

办完了银行的事,只想松口气休息一下。讨厌理容院的气味、厌倦了泰国浴点到为止的的按摩(当然泰国浴的作爱是很爽的,泰国浴女郎的叫床、舌功和阴户帮浦的能力绝对是销魂蚀骨),翻开报纸找了个家庭式的护肤指油压电话。

『指油压多少钱?』

『90分钟2000元。』

『小姐年轻吗?』

『都很年轻,保证满意。』

很奇怪,明知道这种问题的答案,可是仍然会问。

驱车前往,进了门,摆设还真是阳春。进到房间里,空空荡荡只摆着一张美容床。

『先坐一下,小姐马上来。』

门开后进来的小姐没有什打扮,满素的、略为丰满。

『等一下麻烦你为我服务了。』

『互相啦。』

她要我换上纸裤,我说不用,衣服脱光便趴在美容床上。

『要先洗个澡吗?』

我本想也好,不过隔壁浴室传来使用的声音便作罢。

『那我先帮你按摩好了。』

『好,谢谢你!』

她的手法与穴位杠

其实我有一点点后悔的感觉,早知道应该去玫瑰园找昱的。

昱的个子小小,长的还算清新,第一次看到的时候,我以为是纯指油压,她穿着素的T恤与窄裙,在油压的时后居然跟我谈上好久的免疫奶粉,但是指法真不错,我还睡着了几分钟。然而在翻身平躺后,她语气平和地问我要做半套还是全套,我诧异地差点儿没从床上摔下来。

那一次因为很累,没想做全套,她用手轻柔地帮我打了出来,爽得直上云宵。我也曾抚摸着她的大腿和臀部,很结实、没有下垂,想必做爱的时后一定很过瘾。她的胸部不大,乳头轻轻抚弄便挺了起来,乳房满有弹性,显出她的年纪不大,她说是64年次,我相信。本来想找机会去做个全套,人嘛,这种事想想也就算了。

指压按摩后,她在我背上涂了乳液,油压与指压其实是有很大差别的,指压在按摩经络、去除肌肉紧绷,油压可以松弛神经。

翻过身来躺着,或许是很轻松吧,老二立刻充血胀大着,我可以感受到老二随着血液脉冲的节奏跳动,对一个32岁的男人,这种雄纠纠、气昂昂的表现,颇感欣慰。

她按摩完我的腿部之后,在我的老二上淋上乳液便快速地用手套动起来。其实她颇了解要让一个男人丢盔卸甲、参分钟清洁溜溜并不太难,只要用手快速、用力地从龟头套动到根部,不管这个男人的大、小、长、短、粗、细,马上就会投降。

我看着她的侧面,同时伸手摸着她的大腿、臀部、腰、与乳房,肥肥的、但不算太胖,做起爱来应该还可以,可是她并没有欲拒还迎的动作,只是努力地套动着我勃起的命根子。奇怪,不会有人放弃这种多赚2000元的机会。

『你好年轻,应该才二十岁吧?』

『没那年轻啦,你真会说话。』

『你有做全套吗?』

『有啦,可是今天不行。』

『生理期?』

她点头。难怪,她只想赶快把我的老二打出来,交差了事。

『这样好了,我想做全套,你帮我问问看有没有其她小姐要做。』在理容院这种case满常见。

她点头离开,还不忘挑地打了我的老二一下。房外一阵聒噪,一会儿,妈妈桑带着一个小姐进来。我没戴眼镜,模糊中这个小姐头发很长、瘦瘦的、个子不高、穿着粉红色连身短裙、很像专柜美容师

『先生,这位小姐为你服务好吗?』

『嗯,可以。』

『我去准备一下。』这位小姐说,她的声音略为沙哑。

『先生,跟你收4000元』

我把钱给了妈妈桑。

『先生,还要跟你收2000元。』

『为什?』我有点火大,简直是敲诈嘛。

『不是,不是,先生,指油压的规矩每一个小姐收每一个人自己的钱,每一个小姐基本是2000元,你要跟第二个做全套,所以第一个小姐收2000,第二个小姐收4000。』『算了,算了,这样子的话我不做了,你把钱还我,我要走了。』『先生,你等一下。』她有点儿急,『不然,我问一下她愿不愿意做,愿意的话就要她进来,你等一下。』我躺在美容床上,说实话,已经没什兴致了。

门开了,进来的是小姐。她走近我身边

『不好意思,要麻烦你了。』

『没关系。』她轻轻抚摸着我的胸膛,

『我本来是想帮你多做一次油压,因为每个人的手法都不太一样。』她有一点儿跟一般的酒店、理容院、甚至宾馆的风尘女子不一样,我说不上来。

『你长得好美』

『谢谢!』

『你穿的衣服好像美容师,你是美容师吗?』『不,我在医院上班,这是我的制服,我是来兼差的。』兼差!很像报纸上分类广告常看到的:年轻貌美,学生、护士、美容师兼职、、、、『噢,你好努力!』

『没办法,』她拨了一下头发,『我妈妈需要一个特别看护照顾他,一天要一千多块,我的上班薪水,实在撑不过去。』我的心凛然一下。

『你是本地人吗?』

她摇头,『我住苗栗。』

『苗栗?你每天通车?』

『嗯,对了,你等一下可不可以载我到火车站去坐火车?』『喔,』我迟疑了一下,『好。』

『谢谢。』

Copyright ©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